????比勒陀利亚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政治都,也是德兰士瓦州的府所在地,菲利普和阿德的官邸都在比勒陀利亚,单就比勒陀利亚而言,菲利普在很多事务上比阿德更有言权,县官真的不如现管,这是联邦政府的国情决定的。

????联邦政府的这种结构形式,中央政府对于地方政府的约束力真的不大,比如尼亚萨兰,现在还是罗克的私人领地,中央政府连任命官员的权力都没有,尼亚萨兰所有事务罗克都可以一言而。

????德兰士瓦也一样,虽然阿德是联邦政府相,但是在和德兰士瓦有关的事务上,菲利普这个州长才有最大的决定权,阿德最多可以给菲利普建议,至于要不要听取,那就要看菲利普的态度,如果在和德兰士瓦有关的某件事上,菲利普不同意阿德的决定,那阿德也没办法。

????当然了,这也并不意味着地方政府就可以为所欲为,现在联邦政府也有了自己的《宪法》,《宪法》第一条就是联邦政府所有成员必须主动维护国家统一,在地方事务上如果中央和地方有分歧,那么大家可以坐下来谈一谈,中央政府尊重地方政府的权利,地方政府也要维护中央政府的权威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????必须得说,在维护中央政府利益这方面,艾达比罗克以及尼亚萨兰的一众官员明显更有觉悟,西德尼·米尔纳刚刚提出希望兰德银行能让出一部分毕业生,艾达马上就欣然同意,让迈克尔·尼科尔斯拿出所有名单让西德尼·米尔纳挑选,这简直让西德尼·米尔纳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
????“兰德银行的情况还算不错,这批毕业生到兰德银行后也要从基层做起,他们到联邦政府应该能挥更大的作用。”艾达是这样向罗克解释的。

????在南部非洲,兰德银行的人力资源可以说是最雄厚的,罗克当初筹备兰德银行的时候也是步履维艰,不得不从农场合作社开始,艾达加入后,兰德银行才开始跳跃性展,在掘人才这方面,艾达比罗克更有优势。

????毕竟艾达还有着法国背景,法国的银行业其实比起英国的银行业来说丝毫不弱,竞争激烈残酷的很,巴黎的金融城跳楼的人也多得很,艾达轻而易举就聚拢起一大批人才,这才有了现在的兰德银行。

????“那就好,不影响兰德银行的展就行——”罗克是在颁奖典礼之后,才有了和艾达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????其实也不算是单独相处,艾达现在走动,也是要带着杰西卡这个小拖油瓶。

????一岁大的杰西卡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灵动,坐在婴儿车里左顾右盼,明显是对璇玑湖畔的风景好奇得很。

????璇玑湖其实是尼亚萨湖的泄湖,以前应该是尼亚萨湖的一部分,后来因为地壳运动才和尼亚萨湖分为两部分,璇玑城就建在尼亚萨湖和璇玑湖之间的三角洲上,这里依山傍水,地势平坦,环境优美,罗克前后投入上百万英镑用于璇玑城的建设,这还要感谢克里斯蒂安的无私奉献,要不然成本还会持续拉高。

????这么多钱砸下去,效果肯定也是很明显,围绕璇玑湖畔现在有环湖公路,靠近璇玑城一侧还有沿湖公园。

????罗克在建设璇玑城的时候就是高标准严要求,整个璇玑城内的路面都已经硬化,所以空气非常清新,漫步在沿湖公园的行人道上,还是很让人心旷神怡的。

????罗克在建设沿湖公园的时候,一度考虑过按照东方的传统园林艺术规划整个沿湖公园,不过最终罗克现,使用东方的传统园林艺术规划沿湖公园的成本有点高,以至于罗克的负担不起,所以罗克才降低标准,建成现在的沿湖公园。

????其实也没有降低多少,尼亚萨兰大学附近的沿湖公园依然是按照东方传统园林艺术规划,建成后当然是美轮美奂,属于沿湖公园的精华地段,其他地段的公园就简单的多,地面铺上草坪之后,在人行道旁设置一些长椅等公共设施,然后就是从尼亚萨兰各地移栽过来的各种百年古树,间或还有一些名人雕塑,倒是也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息。

????其实公园就应该是这样的,草地就是供人们嬉戏休息,而不是立一个“禁止践踏草坪”的牌子让人看看就算。

????沿湖公园的草坪上就有很多市民在休息,几个十几岁大的孩子正在踢足球,有个孩子不小心把足球踢到湖里,招致其他几位同伴的集体批评,批评完还要想办法把足球从湖里捞上来。

????周围围观的成年人多得很,大家都有点习以为常,乐呵呵的看热闹,并没有人去帮忙。

????“真好,真希望有一天,尼亚萨兰处处都是人间天堂——”艾达也是情不自禁,璇玑城的市民,大部分都和尼亚萨兰大学多多少少有点关系,大家的素质还是比较高的,这要是换成其他地方,未必就会这么和谐。

????“慢慢来吧,其实尼亚萨兰的繁华也有隐患,我们是南部非洲的最北端,距离边境实在是太近了,最好能把边境向北推进五十公里——不,最好是一百公里。”罗克这时候还是念念不忘尼亚萨兰的扩张。

????其实璇玑城的位置还是很不错的,和玄武城不一样,璇玑城距离尼亚萨兰和坦葛尼喀的边界线过五百公里,中间隔的是莫桑比克王国,而渣渣现在还是以罗克的仆人自居,所以根本不会打璇玑城的主意。

????“简单,把桑给巴尔兼并了就行——”艾达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,还在旁边帮忙出主意,这俩果然是天作之合。

????“机会还不到,还要再等等——”罗克不着急,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,罗克就要把现在的所有问题一并解决。

????罗克还有时间等待,有些人却已经焦头烂额。

????杨·史沫资这段时间的日子就有点难熬,虽然英国教育委员会已经启动了对尼亚萨兰大学的评估,但是这个评估和杨·史沫资没什么关系,如果没有阿德的电报,天知道英国教育委员会要到哪辈子才能想起来尼亚萨兰大学。

????所以南部非洲的报刊杂志,最近这段时间对联邦政府教育部的口诛笔伐依然丝毫不见缓和,杨·史沫资这个教育部长毫无疑问是集火对象。

????“——教育部已经不能用懒惰来形容,对尼亚萨兰大学的傲慢,充分反映出教育部内某些人已经是渎职,他们应该被送上法庭接受审判,现在的教育部根本无法为南部非洲人民提供合格的服务,应该让更有资格,更有能力,更有责任心的人坐在那个位置上——”希尔顿·贝基念报纸的声音越来越低,逐渐微不可闻。

????希尔顿·贝基是杨·史沫资的秘书,布尔战争期间是杨·史沫资的副官,现在在联邦教育部,希尔顿·贝基还兼任财务科科长。

????“继续念——”杨·史沫资面无表情,面前的咖啡已经变冷,杨·史沫资一口都没动。

????“部长,我们不能继续被动下去了——”希尔顿·贝基索性收起报纸,其实刚才希尔顿·贝基已经有所保留,在念到某些比较敏感的词汇时选择跳过,要不然杨·史沫资估计态度不会这么平静。

????“让你念你就念!”杨·史沫资表情阴霾,抓着椅子扶手青筋毕露的手,暴露了杨·史沫资的内心。

????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,还没等希尔顿·贝基去开门,路易·博塔推门而入。

????“部长先生——”希尔顿·贝基毕恭毕敬,在布尔人中,路易·博塔还是很有威望的。

????路易·博塔对希尔顿·贝基轻轻点头,然后抬手让希尔顿·贝基暂时离开,回头再看已经闭上双眼靠在椅背上的杨·史沫资,路易·博塔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。

????“詹尼,你应该尽早表态,不能这样持续下去。”路易·博塔时刻关注着杨·史沫资的情况,现在的联邦政府,只有路易·博塔和杨·史沫资两个布尔裔部长级官员,路易·博塔当然不会坐视不管。

????“没关系,我很想看看,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。”杨·史沫资认为不需要回应,最起码现在不需要。

????“詹尼,现在不是战争时期,奥兰治已经是联邦政府一员,我们不管做什么,都要考虑到联邦政府的整体利益。”路易·博塔还是苦口婆心,和路易·博塔相比,杨·史沫资很多时候确实是太极端。

????“路易斯,其实我现在真的很后悔,我应该战死在马加利堡,而不是活到现在受尽那帮小人的屈辱!”杨·史沫资这段话终于真正反映了他的内心。

????布尔战争时期,杨·史沫资在马加利堡战役中与德拉雷伊联合指挥布尔联军,向英国远征军动进攻,那一仗打得很艰难,杨·史沫资轻伤不下火线,因此打出了之后的赫赫威名。

????“詹尼,我说过,现在不是战争时期了,联邦政府有联邦政府的游戏规则,你如果不适应联邦政府,那么就要被联邦政府淘汰。”对于这样固执的杨·史沫资,路易·博塔也很无奈。